送爹_短篇小说

(作者:银都花雨) 北方的冬天,晚上六点多钟天就相当黑了。"叮咚,叮咚"一阵并不急促的门铃声把正在看恐怖片的春生和雨荷吓了一跳。 在这个小镇,自从母亲过世后,他们就举目无亲了,还有谁会来呢? 雨荷下意识地跟在春生后边,两个人一...

阅读全文

状元粥传奇_民间故事

一 闽南的秋天总是来的迟,而且与北方是截然不同的。当北国的秋风飒飒地横扫黄叶的时候,这里依旧满山苍翠。清风徐来,微微的夹带着从海峡那边吹来的咸味。 三郎一大早起来,父亲已经帮母亲料理好一担青菜,准备挑到福兴镇上去赶早市。看...

阅读全文

寡妇和毒蛇_民间故事

听老人说,早年间北方有一种蛇叫一阵风,剧毒无比,其毒液可穿石融金。这种蛇刚生出来是白色的,长得和小鳝苗差不多。爬出窝见光之后开始生硬鳞,接着周身变得黢黑光亮,黑铁一样。等这种蛇长过了秋天,就会御草而飞,秋后收麦的时候经常...

阅读全文

鬼魂在报复_灵异故事

(作者:冰夫) 一 初春,北方天气依然寒冷。这日清晨,还纷纷扬扬飘了十几分钟大雪。雪停之后,天空依然阴沉着脸,我的脸色与天气差不多,因为七天前,G公司一位名叫张名的年轻中层管理者被杀,抛尸于莫名湖边,至今案情毫无进展,而又一...

阅读全文

古镇传奇_民间故事

(作者:沙漠驼铃) 石坊镇是一座北方古镇,一条小河从镇旁流过,两岸槐树葱茏,槐花盛开的时节河水飘着花香,花谢时水里流着落花,弯弯曲曲,绵延几百里,流向远方......石坊镇十字街马家门前不远处,有座很壮观的石牌坊,是县衙出资让马...

阅读全文

仙豆奇缘_民间故事

(作者:老阴天乐) 在我国北方,有一条名叫滦河的大河。据沿河两岸的祖辈人流传,说是在滦河源头的一个山洞里,生长着一株神奇的仙豆秧。这株仙豆秧,每隔三百年开一次花,再过三百年才结豆荚,而豆荚需长三百年方可成熟。且每次开花后只...

阅读全文

山村疑案_侦探故事

(作者:北方老哥) 这是一个只有四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,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。它原是林场工人的采伐点,后来逐渐有了人家,现在划归离村四十里远的靠山乡管辖,取名靠山屯。靠山屯地处偏远,民风淳朴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彼此都互相帮助...

阅读全文

婚前较量_生活故事

(作者:北方雪) 老李的儿子和一个姑娘正在谈婚论嫁,然而两家却为了彩礼的事而争执不下。 正当老李准备妥协时,一个律师朋友说他会出马,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,搞定姑娘及其家人。 没过几天,律师朋友单刀赴会,约见姑娘家人。老李在家...

阅读全文

有一种爱_生活故事

(作者:芨芨草) 那一年,我留在北方过冬。北方的冬天很冷很冷,所以这里的人不像南方人一样的勤洗澡。深冬的季节,很多人选择一周上一次澡堂,还有人二周才去洗一次。我是南方人,虽然寒冷,但受不了身上那种不舒服劲,所以我倒成了澡堂...

阅读全文

三盗先锋印_历史故事

(作者:刘建良) 李世民平定北方后,一统大唐天下,还有南方几股割据势力。他要拔掉的第一个钉子,就是盘踞两淮之间的杜伏威。这杜伏威以盗起家,创建江淮军,多年纵横疆场,是个难碰的硬钉子。 李世民以程咬金为先锋,自率大军20万随后...

阅读全文

猫眼里的谋杀_侦探故事

11月的北方,天气冷得实在不像话。我蜷在单元楼门前瑟瑟发抖,漆黑的走廊总让我不寒而栗。三天前,就在这个单元楼的602发生了一起凶杀案,据说死者死得很惨,被钢筋戳进右眼,脑部重伤死亡。我给程涛打电话,他在电话那头温柔地说:"不要...

阅读全文

捕鼠传奇_历史故事

(作者:北方) 大兴养鸡场的秦老板近来总是面带愁容--鸡场日益严重的鼠患让他堵心:大白天成群的老鼠公然跳进食槽和鸡抢食,育雏车间每天都有鸡雏被咬死,连种蛋也被啃出了窟窿。 这时有人举荐镇上的毛二爷,毛二爷从小给生产队看粮仓,跟...

阅读全文

缝穷女的春天_历史故事

(作者:寒汐) 1 民国时候,北方一个小镇,镇西头有个破落的大杂院,住着一些穷苦人。 大杂院最里面一进,住着户姓冯的人家,只有个大姑娘和瘫在床上的老妈,靠给人浆洗衣裳和缝穷为生。 “缝穷”是北方话,就是补破烂,一般干这个的都是...

阅读全文

在办公室轮流干 总裁慢点进我怕疼 总裁慢点进我怕疼

北方的一个无名小镇上,有一个修鞋师傅,他手艺娴熟,性格豪爽,心地善良,虽然小镇上的修鞋师傅不计其数,可是,惟有他的生意最红火。除了他的手艺娴熟之外,还有一个秘密,每个月的18号,他会免费修鞋半天。 有人问,为什么?他总是笑...

阅读全文

和男同事滚床单了 却扰乱了我的生活思绪

我是北方沿海城市的一枚小小的主持人,刚进入现在这个工作团队不到四个月。之前是在电视台,因为种种原因吧离开了那里,正月十五之后接的一个比较重要的论坛开幕式,我们团队一共去四个人,两男两女,其中一个是我刚进团队时就一直对我很...

阅读全文

找到你的价值,找到你幸福的基础

她是我的作者,一个北方女子,给我负责的报纸副刊写一些简短的文章。她的文字不妖娆,却充满生活气息。也偶尔见她在其他报纸副刊发表类似风格的文字,仅此而已。 无疑,在才女泛滥的年代,她是那种写不出来的作者,或者写一辈子也只会停...

阅读全文